• 西安楼盘五证不全违规售房 同一项目有两委托人

      陕西省西安一市民向一楼盘售楼部交纳了17万余元的预付房款后,却意外发现,在房屋认筹书上盖章的开发商和收款单位并非同一家公司。之后,购房者找到“开发商”询问缘由,对方称该楼盘还没有开工建设,并认定认筹书上的盖章系假冒……

      随着调查的深入,更为离奇的局面渐渐呈现:一个开发项目竟然有两个委托代理人、相关部门认定不能买卖的楼盘竟然出现房源所剩无几的现象……

      □ 特别调查   

      法制日报记者 杜晓 台建林

      不久前,陕西省西安市民王卫(化名)相中了位于西安市碑林区的一处楼盘,他向该楼盘售楼部交纳了17万余元的预付房款后,却意外发现,在房屋认筹书上盖章的开发商和收款单位并非同一家公司。之后,王卫找到“开发商”询问缘由,对方称该楼盘还没有开工建设,并认定认筹书上的盖章系假冒……是购房者遭遇了商业欺诈还是另有蹊跷?

      《法制日报》记者经过深入调查后发现,该楼盘背后的利益纠葛错综复杂,房地产项目的高额利润令各路人马都萌发了“分一杯羹”的愿望,而有意无意被忽略的,是广大购房者的权益。

      购房者预交十七万房款

      开发商称房屋尚未出售

      今年28岁的王卫,因为要结婚,近段时间一直留意各种房产信息。今年7月初,他路过西安市碑林区红缨路时,看到一家工地的围墙上写着名为朱雀坊的楼盘销售广告。考虑到该楼盘地段靠近西安古城墙,交通方便,他相中了这里。

      “售楼部的置业顾问告诉我,这个项目是碑林区张家西村棚户区改造项目,已取得两证,今年年底五证办齐,现在楼盘已进入认购期。”王卫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今年8月初,他认购了一套71平方米的房子,交纳了首付款17.8013万元后,他拿到了一张收款收据,但双方签订的《诚意认筹书》上却没有对方法定代表人的签名。王卫当时就提出了质疑,置业顾问让他第二天再来一次,公司法定代表人会过来签字。可等到第二天,置业顾问称公司老总去外地了,三周后才能回来。

      “十几万元的事情咋能一拖再拖呢?”王卫回家翻出当时刷卡的签单仔细看了一遍,顿时疑窦丛生——银联回单上收款单位的账号是一家名为“西安晟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而他所签《诚意认筹书》上盖的章子,却是“陕西盛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王卫越想越怕,他查到陕西盛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地址,去找公司负责人咨询,得到的答复却是:盛达公司从没有设置过任何售楼机构,没有给王卫的《诚意认筹书》上盖过公司印章,没有收过任何房款。

      但是,王卫手中的“朱雀坊诚意认筹书”明明写着:出卖方为“陕西盛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田兴龙”。这份协议末尾处出卖人后的空白处盖着“陕西盛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印章,只是没有签名。

      “盛达公司从未委托任何单位或个人进行楼盘的销售工作,像王卫这样的购房者我们才听说。”看到王卫找上门来,盛达公司副总经理田冰也是惊讶不已。据田冰介绍,朱雀坊项目的售楼部正在筹建中,人员还没有到位,销售工作也没有开始。

      那么,王卫手中的《诚意认筹书》又是怎么回事?田冰告诉记者,公司名称和法定代表人的名字是正确的,但加盖的公司印章是假的,而且协议里写的联系电话也不是盛达公司的。

      据田冰介绍,2009年8月,西安市碑林区开始启动张家西村、张家五村棚户区改造项目,盛达公司与碑林区棚户区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签了改造协议。由于棚户区改造建设项目需办理多道手续,开发商虽然拿到项目,可还一直没有派施工企业进场地开工。

      “我们甚至连规划手续都没有办好,五证中我们才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怎么可能现在就卖房呢?”田冰说,若不是王卫找上门来,公司还一直蒙在鼓里。

      得到如此答复,无奈的王卫又拿着那份《诚意认筹书》跑了好几个地方咨询,仍无结果。他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现在最担心的是,交的房款究竟进了谁的腰包?买的这套房子将来还能不能住进去?

      一个项目两份委托书

      棚改办说法遭到质疑

      记者了解到,王卫的购房款实际打进的是西安晟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账户,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田俊辉。

      据田俊辉介绍,朱雀坊项目确实在对外销售,只不过是聘来的管理人员自行卖楼,不过现在已经停止销售了。

      “朱雀坊项目的开发商从法律意义上讲是盛达公司,不过实质上是我的项目。”田俊辉说,棚户区改造项目对许多开发商来说兴趣不大,因为项目首先要完成安置楼的建设,然后对剩余面积进行商业开发,利润空间有限。他曾和田兴龙口头约定,以挂靠方式借盛达公司的名义,取得了碑林区张家西村、张家五村的棚户区改造项目。

      田俊辉称,2009年9月,他注册了西安晟森房地产公司,完成从“挂靠”盛达公司到独立经营的转变,按照当时他和盛达公司的口头委托,朱雀坊项目的开发、销售由他说了算。同时,田俊辉还表示,购买朱雀坊的业主不用担心,工程将按期完工,五证也会在年底全部拿到。“协议上印章的事我会和盛达方面沟通的”。

      对于田俊辉的说法,田冰则表示,2009年,田俊辉曾在盛达公司联系棚户区改造项目时,参与过业务接洽,但他仅是代表公司在改造协议上签字,并无其他任何授权。

      田冰拿出盛达公司法定代表人田兴龙出具的书面证明,证明田冰是盛达公司在西安市碑林区张家西村、张家北村棚户区改造项目的全权委托代理人。

      让记者不解的是,碑林区棚改办副主任吴公印也出示了一份田兴龙出具的手写的委托书,上面写着:“被委托人(田俊辉)代表陕西盛达房地产开发公司与西安市碑林区棚户区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签订张家村棚户区改造项目合同事宜。”签字时间是2009年8月2日。

      一个项目为何出现两个委托代理人?田兴龙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委托书纯系田俊辉伪造”。

      那么,朱雀坊项目究竟归谁所有?吴公印告诉记者,朱雀坊项目建设一直是由田俊辉投资建设的,已经投入了几千万元。一年多来,他们也未曾与盛达公司法定代表人田兴龙谋面。据他从田俊辉处了解,田俊辉与田兴龙以前私交不错,曾口头约定由田俊辉借田兴龙公司的资质,开发朱雀坊项目。“就因为当初是口头约定,后来双方不知为何发生分歧,才出现这些事”。

      但盛达公司方面却不这么认为。盛达公司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说:“目前进行的‘朱雀坊’房屋销售行为是一起私自刻制我公司公章,以我公司名义对社会公众进行诈骗的敛财行为,是一种诈骗犯罪行为。”

      这名负责人称,早在一个多月前,盛达公司已经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案,但至今未有下文。随后,公司还指派人员对楼盘售楼部的行为予以制止,并要求工地上的施工方暂停施工,但收效甚微。

      五证不齐楼盘严禁出售

      售楼员称所剩房源不多

    上一篇: 广州亚运期间酒店乱涨房价将被重罚

    下一篇: 刘文儒任福建晋江市委副书记 提名为副市长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