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苏睢宁县3年来推出百余项改革推动经济发展

    江苏睢宁县3年来推出百余项改革推动经济发展

       3月16日,睢宁县评选对运用网络媒体反映事项回复及时、态度诚恳、办理认真、效果明显、网民满意的最佳单位。王庆摄


      本报记者 李润文 刘畅

      编者按

      3年前,江苏省睢宁县各种社会矛盾交织,干群关系紧张,社会不满情绪此起彼伏。县委、县政府机关经常被上访群众围堵,有时一堵就是十几个小时。社会不稳导致经济发展难上加难,在江苏省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人均地方一般预算收入等主要经济指标排名中,睢宁县均居全省末位。

      也是在3年前,睢宁县委痛定思痛,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政改之路。3年来,他们推出了100多项制度改革,使睢宁县经历了从未有过的“地震”:严管干部,严管民风,县委权力运行公开透明,支持民众通过互联网对政府和权力进行监督,利用传统媒体和互联网进行社会组织和动员,大力推进行政语言和行政行为改革、下猛药治疗“官场病”……

      3年来,集成化的制度、系统化的改革,使睢宁县初显政通人和,经济社会发展进入了快车道。

      两年来,睢宁县没有发生一起围堵政府机关事件及其他恶性群体性事件,因政府部门不作为、乱作为导致的越级上访十分罕见。“在睢宁,有公道”成为广大群众的共识,睢宁县由全省信访重点管理县变成信访工作先进县。

      社会和谐了,经济发展也上去了。经过两年努力,睢宁县5个百亿产业的雏形已经形成。2009年,睢宁县地区生产总值完成151.15亿元,在全省县级排名中进了3个位次;全口径财政收入增长66.9%,增幅全省第一;一般预算收入增长57.5%,增幅居全省第二。经济指标综合排名由徐州7县区末位跃至第四位。今年上半年,在徐州市统计局公布的18项经济指标中,睢宁有11项指标增幅居全市第一。

      睢宁地处江苏北部,历史上经济落后,名不见经传。经过改革,今天的睢宁,就像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吸引着许多关注中国基层政权改革者的目光。

      为了探寻睢宁县在政治改革、社会改革和化解社会矛盾方面的经验,本报记者专程赴睢宁进行了调查。从今天起,推出“睢宁政改纪事”系列报道,力求多侧面、多角度地展示这场改革的前因后果和亲历者的心路历程,以飨读者。

      睢宁地处江苏徐州市东南部,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民间尚武,既出现过“土匪群体层出不穷”的年代,也是有名的抗日根据地和革命老区。

      2006年,王天琦到睢宁任代县长。当时,睢宁的状况是人口全省第三,全县132万人,多项综合经济指标全省老末,人民来信来访量高居不下,是“省信访重点管理县”。人口大县、农业弱县、工业小县、财政穷县,是睢宁的标签。

      近30年来,睢宁县长接任书记的仅有两人。当地信奉一个“潜规则”:想害谁,就放出风来,说他要提拔了,告状信就会像雪片一样飞来,他的政治生涯也就到头了。

      “潜规则”没有降服王天琦,他成了第三个接任书记的县长,并推行了一整套改革措施。

      突破社会治理僵局,从转变“两风”入手

      “我曾经历过炼狱般的一周,矛盾复杂到了极点,困难重重到了极致,一位省领导曾说‘睢宁是全省唯一达小康困难县’。”王天琦说,“睢宁必须改变,否则没有出路。”

      “炼狱一周”指的是2007年8月的一周。周一,上千名群众上访,围堵了县政府,王天琦被指着鼻子骂:“今天不处理问题,你就别想走出这个院子。”

      上访群众反映的是水库移民款的问题,移民村和接受移民的村对上级制定的有关政策均不满意,认为移民款补助不合理,分配不公。

      连续做了13个小时的工作,苦口婆心地解释政策,终于把群众劝走,身强体壮的王天琦累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事情并没有结束。周三,上访群众扣押了某镇党委副书记、副镇长、派出所所长等5名干部,扬言“不解决问题不放人”。

      谈了大半天,没结果。王天琦决定强行救人。凌晨3时,等大部分群众都困了,民警才冲进去把5名干部救出来。

      被营救出来的镇党委副书记向王天琦哭诉:“我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对我,我是农民的儿子,我父亲还在农村,我们到底怎么了?”

      周日,王天琦在徐州接到电话,水库溃坝,县城有可能不保,请尽快到现场。

      抢险一宿,下木排、下铁栅栏、下槽钢,水库大坝保住了,王天琦掉进了泥潭,差点儿被埋。

      两起群访事件虽然平息了,但水利局长因为水库工程受贿被捕。

      干群矛盾突出、社会管理混乱、官员腐败、行政权力不透明,一周之内经历的事,“浓缩了当今社会的矛盾”。睢宁落后,表在经济,本在人心。长期以来干部作风漂浮、不团结、好内讧,这就是本,所以才矛盾多,老百姓不满意多,上访多。

      王天琦说,一周的经历让他坚定了改革的决心。

      他认为,突破社会管理僵局,推行改革,必须立起规矩,改革应先从改变官风、民风抓起。只管民,可能是一种暴政,只管官,可能是一种媚俗,只会让社会陷入冲撞和无序。两者都管,才能实现有效的社会管理,最终实现真正的发展、真正的和谐。

      以“一年翻身,三年争先,四年消除绝对贫困”为总目标,以大力推进干部转变作风、群众转变观念为突破口,在王天琦的带领下,睢宁县开始了一系列改革。

      严管干部,没有效果就有后果

      刚主持县委工作,县委书记的乌纱帽还没戴上,王天琦就和县委、县政府放了改革的第一把火——严管干部。没有效果就有后果,这是县委严管干部的口头禅。

      2008年1月21日,睢宁县发生一起惨烈的车祸,国土局职工赵威酒后驾车,撞倒了5名学生,造成两死三伤。事件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引起网民强烈谴责,赵威被检察机关以涉嫌交通肇事罪起诉。

      春节后上班第一天,睢宁县就颁布了禁酒令,严禁干部在工作日午间饮酒,由此拉开了严管干部的序幕。

      禁酒令显然让干部们有点儿不适应,有应酬怎么办?来了上级领导喝不喝?

      但禁酒令令行禁止,无一例外。一名镇长到邻县招商,中午喝啤酒被人举报,被免职。

      “禁酒令”实行两年来,有18名干部被免职,包括一名镇长、一名局长和两名副局长,有11名村干部被处理。

      严管干部,睢宁县打出了一套组合拳,实行勤政问责、民意问责、廉政问责。

      “要避免少数人战斗,动员全社会参与,让沉默的大多数人说话。”王天琦提出了一个理念,政治学中,有一个现象叫“沉默的大多数”,赞同的大多数都在沉默,而少数派的反对声音却被放大成了民意。

    上一篇: 北京拟发布低收入阶层CPI 8月份上涨4.2%

    下一篇: 重庆江津官方否认书记斥开发商挡政府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