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杭州江干区城建办原主任受贿200余万被判无期

      本报记者 陈洋根

      江干区城建办原主任乔志东落马后,始终想不明白一件事:自己很少直接收取钱财,家里也不缺钱,却在52岁之际因多名情妇受贿东窗事发而锒铛入狱。

      乔志东因涉嫌受贿200多万元、在杭州市中级法院受审。9月29日,乔志东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全部个人财产。

      昨日上午,熊辉伦律师拿着有乔志东亲笔签字的上诉状对记者说,应乔志东本人要求,由辩护律师通过一审法院已向省高院提出上诉。

      家庭年收入40多万 落马或因情妇举报

      乔志东上诉的理由是钱大多没落入本人腰包,而一审法院认定的两笔总计80万购房款都是由其情妇向老板和包工头们“借”的,而且是“有借有还”;另外有些钱款是情妇或家人亲友单方收,其本人事先并未同谋和授意,是事后才得知。

      在检方的起诉材料和法院的判决书中,提到乔志东至少有3名固定情妇,这也是本报披露此案后,很多人质疑乔志东受贿200多万在杭州怎么养得起3个情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分析说,乔志东工作环境属于“高危岗位”,不乏有主动投怀送抱者,更难免“中”各种包工头们使用的“美人计”。 也有人认为,乔志东受贿案深刻揭示工程建设等相关领域的权钱、权色交易现象。

      乔志东为何走上包养情妇、收受钱财的不归路?据悉,有着研究生学历的他,案发时担任江干区城建办主任,属于实权职位,但高配的却是一个江干区执法局调研员的虚职,对个性比较张扬的乔志东而言难免有仕途失落感。

      城建办主任掌握辖区重要民生工程,大大小小的老板和包工头挖空心思接近乔志东,其妻子、父母、弟弟妹妹、侄子及其他亲友都成了被攻关的对象。

      感觉仕途升迁无望的乔志东和老板们打成一片,经常出入豪华酒店,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 直至去年9月,乔志东被纪检人员带走调查。

      辩护律师在法庭上说,其家庭年收入就有40多万元,为此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

      关于乔志东落马有很多个版本,有一个版本是被情妇举报,因为就在去年初,乔志东与其中一名情妇断绝关系后,对方威胁要向有关部门举报。

      情妇向包工头索贿 连整容费也要报销

      在一审法院厚达28页数万字的判决书中,罗列了乔志东3名情妇出面索贿的一项项事实,理由五花八门,包括投资买房、买车、炒股、店面装修、过生日甚至连整容手术费也找老板和包工头“报销” 的。

      法院认定,乔志东先后向一名叫高正荣的老板索要和收受对方财物高达111.4万元,其中2008年五六月间的一笔60万元“借款”,是乔志东以向高正荣弟弟借款的名义“借”的,用于其情妇张某投资购房,目前该房产已大大升值。张某证实,乔志东案发后,高正荣通过中间人找到她,她才向高正荣出具落款日期为2008年的借条。

      乔志东的另一名情妇黄某在证词中说,2008年6月她向乔志东提出要购房,乔志东让她与包工头项月华联系,项马上给了她20万元,并且说不用出欠条,不还也没有关系,但黄某还是出了欠条,乔志东再也没提起此事,项月华也没有催还钱。直到乔志东被带走调查的第三天,项月华才要求黄某归还20万元。

      在2008年6月,情妇黄某花5万元做了整容手术,乔志东让其开发票,再找包工头胡某报销……

      受贿财物经手不多 罪责为何全由其承担

      法院认定的从2005年起,乔志东11项多达数十笔的受贿情节中,真正由他本人经手的只有少部分,其中大多为过年、过节时送的数额不大的礼金、礼卡,以及乔志东酒店包房的报销费用。

      辩护律师分析,乔志东在主观上有占小便宜心态作怪,他每次承受的收受金额只是几万元,数额很大的不敢直接收下;对于大金额的钱财,他认为自己只是借用一下而已,不属于送来的。

      但在一审法院的判决里,除情妇黄某炒股5万元的借款,由于两人关系破裂,乔志东害怕被对方举报而归还之外,法院认定乔志东受贿数额总计227.08万元及东南菱帅轿车一辆。

      乔志东的情妇们以“借款”名义出面向老板和包工头们要钱,是否算受贿?法院在判决书里分析,乔志东由情妇出面向老板、包工头借款,只是一个名头,实际就是索贿,同时万一事发,又可凭“借”的名义逃避打击,乔志东向与其有工作有关的特定关系人“借款”,并给情妇长期使用,应认定为索贿。

    上一篇: 上海80%受访者认为富人应多行善

    下一篇: 浙江宁波本市居民家庭只能新购1套住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