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汉职业交通拍客无法遏制违章遭质疑面临失业

    武汉职业交通拍客无法遏制违章遭质疑面临失业

    图为职业拍客躲在花坛里拍摄交通违章。记者 杨涛 摄


      昨日,武昌的职业交通拍客小杜(化名)对记者说,搞了不到一年的交通拍客,目前面临着失业危机。市交管局9月29日召集他们开了一个通气会,“市民举报违章有奖”这一举措将于今年底取消。

      市公安交管局事故处的罗万清副处长昨日表示,今年3月份开始的“市民举报违章有奖”举措将在年底取消,未来将不会再次实行(重大交通肇事逃逸举报有奖除外)。据悉,武汉是全国继广州、深圳等城市之后,第三个开展市民举报违章有奖活动又停止的城市。

      今年3月10日,市公安交管局高调宣布——从3月18日起,鼓励市民使用DV机拍摄等方式,对六类交通违法行为实施有奖举报,根据举报证据收集的难度,交管部门将给予不等的奖励:举报交通肇事逃逸案件,视情况奖励100元至5000元;举报“酒后驾驶机动车”、“使用伪造、变造的机动车号牌”的,每起奖励300元;举报“闯红灯”、“逆向行驶”的,每起奖励30元;举报“不按规定变更车道”的,每起奖励10元。

      一时间,职业交通拍客这一新职业在江城兴起,据报道,有拍客能月入4000元左右,高峰时期从业者达到了600人。

      然而,这项措施实施半年来却面临诸多尴尬:市公安交管局统计,目前的职业拍客仅有100来人,他们因没有执法权,只能采取偷拍方式取证,拍客遭到殴打的事件屡见不鲜;该举措实施半年来,市公安交管局付出了200万元奖金,然而全市的交通违章量却没有下降;不少市民也发出质疑,半年花这么多钱养一批拍客不如加装电子眼来得实在。

      拍客无奈

      纠违要冒险 曾经险被打

      每天早上7点不到,职业交通拍客小杜(化名)与他的搭档小韩(化名)带着DV机、备用电池及相关设备,开始他们一天的工作。

      记者找到小杜时,他与搭档正“窝”在汉口青年路范湖路口附近的花坛中,利用树木作为天然的“掩体”,DV机被架在三脚架上,小杜与搭档警觉地注视着往来车辆,一旦发现有车违章,他们立即会按下DV机上“录像”键。

      小杜介绍,他本是工人,企业因效益不好导致收入很少,4月份的一天,小杜在路过硚口宝丰路时,发现只要来往车辆有稍许“违章”行为,路边就会有一个人冒出头来,用DV机将违章车辆拍摄下来。后来小杜才得知,这个人就是所谓的职业“交通拍客”。今年5月份,小杜专门购置了拍摄设备,成为了一名职业交通拍客。

      “交通拍客要偷偷摸摸地工作,这是必须的!”小杜说,这有两方面好处,拍摄车辆违章时必须偷偷摸摸,如果让司机发觉了就拍摄不到违章“证据”;为了保护自己也得偷偷摸摸,要找一个违章多的路口不容易,找到了就会长期蹲点拍摄,如果不偷偷摸摸会遭致打击报复。

      8月23日,小杜就曾遭遇到一次“报复”。上午11点多,小杜的一次拍摄暴露得过于明显,一辆皮卡车上下来4个大汉,将小杜围住硬是逼着他将一上午的拍摄录像删除了,“还好,那次没动手!”

      为了偷偷摸摸,小杜及其同行在选择“点位”上十分讲究,红绿灯路口两边的大厦楼顶,树木茂盛的花坛,路边工地围档都是他们的优选地点。

      投钱买设备 收入并不多

      小杜介绍,为了干好拍客这一行,他在工作“硬件”上投资颇多,一台索尼硬盘式DV机就要4000多,加上广角镜头、三脚架、移动硬盘等相关配件,差不多就要7000多。“光拍摄还不行,我们还要对每个违章记录进行必要的剪辑!”为了给每条“违章”记录打上时间标注,小杜还专门购买了电脑及“DV时间嵌入大师”软件,“这些设备加起来就超过了万元!”

      除了设备上的投入,人员投入也不小。“我们其实是一个拍摄团队!”据了解,小杜的团队共有3人,他与搭档小韩负责在外拍摄,小杜的老婆则在家做后期视频剪辑工作。

      有人说职业交通拍客月入过万,小杜否认了这种说法,他表示自己干了4个多月仅领了3次钱,6月份领到了4100元,8月份领到了610元,9月份则领到了14000元。“看起来钱很多,但是这钱要3个人分,平均下来每人每月才1500多元,这与我们的劳动量完全不成比例!”

      据了解,因受设备的局限,小杜与搭档只能在白天工作,他们会从早上7点一直工作到晚上天黑前,“我认为‘取证’有效的视频,大概一天能拍到70多条!”除了拍摄,剪辑也需投入大量时间。“我曾批量交过三次视频!”小杜根据自己的情况判断,他的“取证”成功率最高时有60%,最低时仅有9%。

      “除了‘取证’成功率低,奖金发放效率也很低!”据了解,目前职业交通拍客领取奖金的流程是这样的:拍客向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交通违法举报接待处提供录像,3天后交由各交通大队审核,10个工作日审核完毕后转回市局,3个工作日后再办理奖金上报申请手续,这一切办理完毕后,奖金发到拍客手上还要再等上数个工作日。“从申报到领到钱,差不多要等一个月!”

      拍客执法取证 缺乏法律支持

      有奖举报交通违章已经实施半年了,效果究竟怎么样?来自交管部门的信息显示,3至9月份这个期间,共收到近百市民拍摄的交通违章记录超过百万条,经警方确认,有效并给予奖励的10万7千多条,依规发放奖金200万。而路面执法的交警以及安装在各个路口的电子警察,所拍摄到的司机交通违章次数仍在逐月上升。

      拍客小毛(化名)说:“一旦我们找到一个违章较多的路口,拍摄的视频被警方采用多了,就会有警察来跟我们‘抢’位置!”

      据了解,职业交通拍客有个大惑不解的事情,就是有警察执法的地方拍客拍摄的证据就“无效”。拍客们对此表示不理解。小毛说:“警察拍违章,总会有漏掉的,我们帮他们把漏掉的补上不行吗?”

      然而交警方面对此的解释是,交警执法是天经地义的,不存在与拍客抢地盘的问题,之所以交警执法时拍客拍摄的违章视频无效,也是为了最大效率地发挥拍客的作用,避免重复执法。

      湖北华平律师事务所的邱律师认为,普通的交通违章属于行政违法行为,行政执法必须得有执法权,而拍客是无执法权的;另外,任何一个拍客与被拍者都是平等的公民,拍客因没有执法权,无论被拍对象是否有违章行为,拍客在拍照前都应取得被拍对象的同意,否则就是侵权。

      “养”拍客不如完善电子眼

    上一篇: 南水北调工程十一五期间投资约1405亿元

    下一篇: 国家药监局曝光22家发布假药信息违法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