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首例同性网络性骚扰案宣判 被告赔偿8万

      众所周知,网上QQ聊天的随意性很强,在网上随便搜一个QQ号,就可以成为网络好友,可以天南海北地聊。它的好处就在于可以舒缓心情,发泄压力,而它的坏处同样在此,当一方聊天者的感情抒发伤害到另一方的聊天者,对其形成现实中的侵害时,受侵害的一方很难寻找出对方在现实中的身份,即便明明知道对方是谁,双方实际上认识,但也无法证明使用该QQ号聊天的人和注册QQ号的人是同一人,法律对此也就无可奈何,不过今年5月南京市中级法院的一份终审判决,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这一现状。

      愉快的开始

      “小几几”这个QQ号属于34岁的本地女子王晓燕。在2007年11月20日晚,她与使用“鸿泥雪爪”QQ号的男性好友林建正在QQ聊天,在林建去洗澡时,住在同一宿舍的同事高强见“小几几”在林建的QQ上不断闪烁,就使用林建的QQ和王晓燕答话,两人遂认识了并在QQ上互加对方为好友。高强的QQ名为“夏夜星空”。

      王晓燕生性善良,加上很喜欢高强的女儿,便添加了高强妻子朱敏的QQ“美丽心情”聊了起来,还亲热地要认小女孩作干女儿。两个已婚女子无话不谈,俨然成了一对好姐妹。

      渐渐的,朱敏开始在聊天中对王晓燕流露出暧昧的词句,诸如“我想摸你,亲你”,“看你在洗澡的照片“之类暧昧的词句,后来又发展到描述自己和老公性生活从没有快感,想和王晓燕睡觉的表白,面对朱敏越来越露骨的话语,本性单纯、善良的王晓燕想的是,如何帮助朱敏重回正轨,还一再保证不和朱敏的丈夫高强透露这些聊天内容,可朱敏并未就此打住,她误解了王晓燕的好心,以为王晓燕继续和其聊天是给她机会,于是骚扰变本加厉,一旦王晓燕没有在网上回应她,朱敏就发短信打电话给王晓燕,先乞求王晓燕的原谅,继而再将聊天话题引入喜欢王晓燕,想摸她,亲吻她的话题,最多一个晚上发十几条此类信息,诸如“够了吧,你考验我的耐心么?再不回对你不客气”之类的威胁话语。

      看到王晓燕不在线,手机关机,就打到其工作单位找王晓燕,为了缩小影响,王晓燕又不得不继续和朱敏聊天,发短信,打电话,从而形成恶性循环。为了持续骚扰王晓燕,朱敏还两次给王晓燕的手机充值共100元,形成全方位三管齐下的“立体骚扰”。

      “立体骚扰”的后果

      王晓燕的好朋友林建在证人证言中表示,在此期间他多次在双方之间斡旋,希望一切回到正轨,但他渐渐发现王晓燕的精神出现了异常,几乎天天向他哭诉此事,每天在电话里反复语无伦次地叙述朱敏对她的骚扰,王晓燕始终担心朱敏报复自己,严重时甚至请了私人侦探跟踪朱敏,在确定朱敏已经入睡,王晓燕才能安心睡觉。

      2008年3月初,当朱敏的丈夫高强最终得知此事后,在规劝朱敏回归家庭无效的情况下,他选择与朱敏离婚,这一来无疑是火上浇油,朱敏将所有的账都算在了王晓燕的头上,甚至威胁王晓燕要掐死他,用车撞死她。2008年5月6日和2008年7月2日,在警方的主持下,双方两次在沿江派出所进行调解,已经和朱敏离婚的高强作为朱敏的代理人向王晓燕道歉,承诺赔偿4000元人民币。

      无形的伤害

      2008年5月,王晓燕因精神异常在家人陪同下前往南京脑科医院就诊,检查结果显示,王晓燕患上了心因性忧郁症,自此无法工作,经过脑科医院8个多月的治疗,其症状才有了明显的缓解。在派出所无法达成调解协议的情况下,王晓燕于2009年初向鼓楼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认为正是由于朱敏对自己的“立体骚扰”,才导致自己患上了精神疾病,不得不治疗休息,王晓燕要求朱敏赔偿医疗费、误工费、精神抚慰金共计8万余元。

      2009年4月,经法院指定,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为本起侵权诉讼作出司法鉴定书,在分析意见中记者看到,王晓燕既往性格开朗,活泼,无重大躯体疾病。2008年2月在遭到朱敏骚扰后,王晓燕出现精神异常,主要表现为朱敏所发信息示爱及恐吓言语反复出现在脑海中,紧张、恐惧、失眠,难以正常工作。在对方停止骚扰以及治疗后,病情基本缓解,不过还是心有余悸,如果哪位女性多说几句关心的言语或者触碰她一下,王晓燕即会怀疑对方是否也是同性恋者而不敢继续交往,目前仍然存在创伤后应激障碍。最终结论,王晓燕患上精神疾病与被骚扰伤害事件具有因果关系。

      在庭审中,朱敏的委托律师辩称,虽然QQ号和手机号码都由朱敏申请注册,但朱敏本人从未用该QQ号和王晓燕聊过天,手机号码也经常有别的家人使用,朱敏甚至不知道王晓燕是谁,朱敏的前夫高强也作证,美丽心情这个QQ号其经常在宿舍使用,不仅是室友,哪怕是路过的同事都可以使用这个QQ号和王晓燕聊天,总之被告的观点就是一句话,王晓燕告错人了。

      证据锁定现实身份

      记者在判决书中看到,王晓燕的委托搭理人,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宋章龙向法庭提交了九份证据,除了两份损失证明,通过其余七份证据,可以直接或间接推断出以下事实:王晓燕通过朱敏前夫的QQ号“夏夜星空”和“美丽心情”认识,“美丽心情”在此后的聊天中多次使用猥亵、低俗的语言向原告王晓燕示爱,在遭到王晓燕拒绝后,美丽心情不知悔改,用QQ、短信持续骚扰王晓燕至2008年3月。在王晓燕保存的手机短信中,号码139xxxx6294所发送的内容大多为示爱、追逐、威胁等语言,此号码在短信中明确表示因自己的行为向王晓燕道歉。

      “美丽心情”在当初的聊天中向王晓燕发送了一名男子和一个小女孩的照片,男子就是高强,小女孩是高强和朱敏的女儿,美丽心情还在聊天中承认,高强就是她的丈夫。

      宋律师在庭审中表示,以上证据足以证明,给王晓燕带去伤害的就是朱敏本人。

      二审判决对网络骚扰说不

      一审法院经过审理认为,虽然王晓燕没有提供朱敏侵权的直接证据,但其所提供的所有间接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体系,证明被告朱敏曾对王晓燕进行过语言上的骚扰,导致王晓燕精神受到极大刺激。除此之外,王晓燕手机上接收到的侵权短信的内容,可以和QQ聊天记录相印证,因此可以推断发骚扰短信的就是朱敏本人。

      总之,法院认为王晓燕提供的证据能够科学、真实地再现案情的事实,并最终得出唯一的证明结论。2009年9月,法院判定朱敏对王晓燕的侵权事实成立,基本支持了王晓燕的诉求,判令朱敏支付各项赔偿近8万元。2010年5月,南京市中级法院终审维持原判。近日,本案的判决全部履行完毕。

      据了解,因同性网络骚扰带来的侵权案件,本案还是全国首例。(文中当事人系化名)

      来源:金陵晚报

    上一篇: 安徽中博会签约54个项目总投资近400亿元

    下一篇: 山东鄄城县交通局原局长贪污二审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