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中秋节前堵车高峰持续时间延长70分钟

    北京中秋节前堵车高峰持续时间延长70分钟

    中秋节前全市拥堵时间延长70分钟 刘航 /TAKEFOTO


      本报讯 (记者安然 通讯员祁琦)市交管局上午通报,上周全市总体交通流量激增,市区和各条高速公路堵车严重。中秋前两天,市区路网日均流量环比前周分别上升0.7%、车速比前周下降1.1%。中秋期间日均流量对比中秋节前流量下降8%;节后两天日均流量对比节前下降1.2%。

      中秋节前,市区拥堵路段峰值较9月上旬增加19条,拥堵高峰持续时间延长1小时10分钟,环路、主干路交通普遍于21时后才逐渐恢复。

      最新数据

      9年前,仅有100余万辆机动车的北京交通,曾因初冬的一场小雪而彻底崩溃。痛定思痛,市政府随后陆续制定了一系列的应急预案,付出了巨大的经济和环境代价,终于让北京多年免于全城瘫痪。然而,9月17日的一场小雨,几乎使9年前的噩梦重现。

      9年中,机动车增长了近300万辆,而增速仍在加快。截至9月26日,北京机动车保有量达到454.5万辆,一周内增加1.6万辆。按照这样的增长速度,两年之后,北京的汽车保有量将突破600万。北京人为了享受汽车社会的便利所付出的代价也令人瞠目:经济损失、空气污染、心情焦躁……历经了中秋节前的频繁拥堵,北京人开始担忧——也许不久,每天都是9·17。

      每天有高峰 最堵中秋“结”

      中秋假期刚过,记者从市交管局了解到,十一之前,虽然交通流量仍然保持高位,但是拥堵的最高峰已经过了。只要不出现太大意外,如大面积交通管控或全市性极端天气,北京的交通形势会基本平稳。

      记者在近几年中发现,除了春节后的半个月以外,北京一年要拥堵11个半月,但拥堵最严重的往往是每年9月的中秋节前夕——中国节总是被过成中国“结”。交管局《路况直播》节目主持人李晶说,凭多年的经验,9月的拥堵确实相当严重。“早晨从京开高速方向进城,以前只要7点之前能开过菜户营,前边就会一路畅通,但是现在,6点半左右进城的路就会堵住。”

      几位一线交警对此也有同感。帅府园一位交警告诉记者,中秋节前,路上外地牌子的车明显增加。更主要的是,中秋节前各类聚会频繁,晚上出行的人突然增多。“很多平时没什么社交的人,那几天也会忙得不可开交。我们把这种情况称做‘节前交通特点’”。同时,很多单位集中购买和发放节日福利、向客户送礼,也加剧了节前交通流。加之9月份学校已经开学、气候宜人又是旅游旺季,多项因素叠加,以北京目前的道路状况,确实已经禁不起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哪怕是路上一辆坏车、一起事故,都会造成周边路段明显拥堵。

      堵车一小时 损失两千万

      根据交通和交管部门的检测统计,在高峰期间,仅在主干线上行驶和拥堵着的车辆就达到300万辆左右。但这个数字远不是高峰时刻全城同时出行的车辆总数。“支路、胡同和一些新近建设的道路上都没有安装这种检测系统,而在这些道路上行驶的车辆也不在少数。”交管局指挥中心民警说。

      堵车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没有权威统计,但我们相信,仅燃油一项,成本就会相当高昂。有数据表明,普通车辆怠速一小时消耗燃油约在0.8至1.1升,以此计算,高峰期间,全市仅主干线上的300万机动车,拥堵一小时所需燃油就为240万至330万升,市场价值1600万至2200万元。

      车速会再降 污染会更重

      越是堵车,污染排放越多,人就越不愿意骑车走路,都想一出门就躲进车里,于是恶性循环。

      记者从北京市环保局了解到,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和清华大学分别选取了国1、国2、国3和国4排放水平的车辆,对不同车速下机动车排放污染的情况进行了研究。根据这项研究结果,车速对于碳氢化合物、一氧化碳的排放影响较大。当车辆时速小于55公里时,随着车速的减慢,污染排放递增。在时速为15公里时,这两种污染物的排放达到顶峰。

      研究结果也显示,如果车辆时速超过85公里,污染物排放也会增加。但是在相同距离内,时速高的车辆所需时间较短,而拥堵状态下污染物排放的时间大大延长,对空气质量产生的影响更加强烈。

      经常遇堵车 易患抑郁症

      “堵车是否会带来烦躁情绪,取决于当时的心理情境。这和出行前司机的心理预期有直接关系。但是,如果遭遇特别长时间的堵车,就很容易产生严重的心理问题,我们称之为‘习得性无助’”。中国科学院心理所社会与经济行为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王二平说。

      王二平告诉记者,人在出行的时候都会自动产生一个所需时间的预期,比如认为最多20分钟路程,结果堵车一个小时还没到,自然会产生急躁心理。特别是在大堵车的时候,看到周围其他人也在急躁,相互感染,急躁情绪就会更加强烈。

      王二平相信,在持续多日的京藏高速大堵车中,一定会有不少司机出现心理问题。这种极端状态下,有的司机会出现“习得性无助”状态,表现为对环境的绝望和放弃所有自我努力。这种“无助感”是由于本人的屡次努力都于事无补,导致产生沮丧和绝望心态。不仅放弃无效的抗争,连可能有效的努力都不再尝试,如果任其发展,这种心态最终的结果就是抑郁症。

      违法不受制 交通会更乱

      是“堵”导致了“乱”,还是“乱”导致了“堵”?每个守法司机都遇到过这种场面:路上堵成长龙,旁边却有人公然逆行加塞,为了能向前多挤几米,把对面车道也彻底堵死;或者多数人正排队通行,特权车却从应急车道或公交车道疾驰而过,又从来不受制裁。久而久之,守法司机也就丧失了对法律的信心,进而加入到违法者的行列。

      王二平教授说,造成这种局面,自然有交管部门执法不力的原因,但同时也说明社会规范出现了问题。“交通违法的时候,无论行人还是司机,心理过程是相似的。一个简单的违法,如果周围没有反对的声音,违法人就会认为,‘这是社会认可了我的行为’,结果就是越来越严重的违法。当其他公众看到违法者的行为不被制裁,自然就会开始效仿,于是社会规范坍塌,风气败坏。”

      “碰到高峰时期肆意交通违法的人,首先警察应当制裁,如果没有警察,周围的司机也应当明确表达自己的态度,哪怕是集体鸣笛,也能传达出周围人的态度。我相信一个正常人是很难面对这种压力的。”王二平说,假如每个人都认为别人的违法事不关己,最后的结果必然是交通秩序的彻底混乱。

      拥堵成常态 生活将改变

    上一篇: 欧阳自远透露嫦娥二号8大技术改进

    下一篇: 上海首个公共租赁住房项目开工